思·辨 | 从#MeToo看女性赋权:女权主义变味了?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2-01 13:37

#独家专业视角,权威解析时事#

Megan McArdle

彭博专栏作家,《新闻周刊》、《大西洋月刊》、《经济学人》撰稿人

  就在一年前,玛格丽特·阿特伍德(Margaret Atwood)还是女权主义运动的化身。当时根据她的小说改编的电视剧《使女的故事》(Handmaid’s Tale)由于“出人意料地合时宜”(我还小小取笑了一番这种说法),受到了广泛好评。

  不过,如今时间过得可真快。阿特伍德突然发文为自己作辩解,她被指控为“坏女权主义者”,仅仅是因为她表示在没有任何正当程序的情况下解雇被指控性骚扰的人,最终不会让社会取得进步。

  当今的女权主义出现了奇怪的倾向,年长和年轻的女权主义者存在明显分歧。达芙妮·默金(Daphne Merkin)最近在《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发表的关于女性对#MeToo(我也是)运动存在疑虑的专栏文章就暗示了这一点。最近有篇披露约会细节的文章把喜剧明星阿齐兹·安萨里(Aziz Ansari)当作羞辱的对象,此后凯特琳·弗拉纳根(Caitlin Flanagan)站出来说,“在过去的100年里,西方的性伦理变化如此之快,以至于到你50岁的时候,对年轻人常见性行为的详细描述看起来像是科幻小说,”她写道,“你理解词汇和句子结构,可是所有的行为都发生在外太空。你只是太老了。”

  我已经和几十位同龄或比我年长的女性谈论了#MeToo的话题,所有人都或多或少地表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并不是说我们反对#MeToo运动;哈维·韦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这样的败类被赶出娱乐圈和电影界,让我们感到喜出望外。可是我们也看到,韦恩斯坦和那些主动求欢(令人尴尬、手段拙劣)的家伙有明显的区别。对于20多岁的年轻女性来说,她们似乎看不出这种区别,要求对后者进行的社会惩罚不亚于对暴力强奸罪的惩处。

  我们还注意到一点,某些东西似乎与正义诉求有着深刻联系:这些女性虽然没有在身体上或经济上受到威胁,可是她们却表达出强烈的无助感。作为人类历史上最有能力的一代女性,她们怎么会觉得对身体的控制还不如自己的祖母辈?

  请让我试着回答一下这个问题,我认识的一位头脑睿智的社会科学家指出:女性有这种感觉,是因为我们不再用任何道德语言来谈论性行为,只能表示同意。所以,当男性的做法让女性感到不妥时,比如极力追求随意的性行为而不在乎被追求女性的感受,我们只能想办法把这描述成并非两厢情愿,即使她同意了发生性行为。

  当然,按照过去的做法,我们有很多难听的字眼来形容那些随意与女人上床、忽略她们感受的男人,比如下流鬼、好色之徒、浪荡子和无赖。这些字眼现在已经成了老掉牙的说法。不过在我看来,这正是年轻女性想要表达的意思,而她们却把男女酒后乱性和糟糕的一夜情说成是男人滥用权力,违背她们个人意愿,即犯罪或者近乎犯罪的行为。很多人对此感到不可思议:现在当个坏情人就是犯罪吗?

  ……

  新闻背景:瑞典加入#MeToo反性骚扰队伍

商业周刊中文版知识商店是《商业周刊/中文版》新媒体最新推出的付费产品系列。《思·辨》将为读者每个工作日提供一篇由著名经济学家和权威专栏作者对热点事件的独到观点和解析,可单篇购买或订阅全年,#独家专业视角,权威解析时事# 。大量新产品也将陆续登陆商店,请大家持续关注。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